Thoughts, stories and ideas.

像 SwiftGG 翻译组那样使用 BearyChat

我们为能改变工作方式,提高效率这件事情而感到欣喜,并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团队通过 BearyChat 而变得更加高效和可持续。

在过去的一年当中,我们为大量团队提供了服务并收获了许多反馈,我们也一直在做这样的一件事情:收集更多不同类型团队对 BearyChat 的使用方式,并以此为未来的更多团队提供一些使用上的参考和灵感的启发。

这一次我们和自发兴趣组织@SwiftGG翻译组的组织者@梁杰_numbbbbb取得了联系,以下将以访谈的形式记录他们的使用体验和使用方式。

1. 首先请大致介绍一下团队吧。

SwiftGG 是一个纯靠兴趣组织起来的翻译团队,目前有三十人,每个工作日会发布一篇 Swift 相关的译文。去年八月份我们成立了翻译组,想法很简单,就是把国外最新最好的内容带到国内,让那些看不懂英语的开发者也能跟上国际潮流。

做翻译组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发现沟通很困难。因为成员来自全国各地,大家的时间也很难统一,因此我们决定找一个团队开发工具来辅助翻译组。选来选去最后决定用 BearyChat,界面简洁,访问速度快,便于使用。

2. 那么在使用 BearyChat 之前,使用过其他的工具吗,当时是否遇到了什么问题或不方便的地方,BearyChat 有没有能帮助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之前主要使用 QQ 进行交流,但是 QQ 的信息刷的太快,大家又比较喜欢闲聊,所以我们就想把工作和闲聊分开,这样会更加便于管理。此外,QQ 只有一个群,如果要单独和几个人讨论就必须建讨论组,经常用 QQ 的人都知道,讨论组混在一堆群里面非常乱。用了 BearyChat 之后,这两个问题都迎刃而解,首先把工作从闲聊中分离出来,然后可以很方便地创建多个讨论组,简洁明了。

3. 能介绍一下在 BearyChat 中的分组情况吗,通常情况下不同的讨论组如何运作?

我们翻译组在 BearyChat 中主要按照功能划分讨论组。目前分成三大块:运营、来源站、重复内容查询。运营部分对接了我们的微博,可以查看最新消息;来源站对接了我们自己开发的机器人,可以查看来源站有没有更新文章;重复内容查询主要用来记录翻译的内容,防止重复翻译。

此外还有一个私密讨论组,用于发送一些重要内容,比如给作者发送译文、给各个网站推送文章等等,为了安全性没有向所有人公开。

4. 针对翻译这项工作,团队内大致的工作流程是怎么样的,会使用一些辅助工具或者常用 BearyChat 中内置功能来帮助团队运作吗?

我们重度使用的功能是机器人,这一点要好好讲讲。

授权给我们翻译的网站有二十多个,如果要人工去检查是否有新文章会非常低效,也很不方便,毕竟是兴趣组织,太无聊的任务没人会做。发现 BearyChat 有机器人功能之后,我就开发了一个自动检测的程序,放到我们服务器定时执行,如果有新文章就直接推送到 BearyChat,这样把以前的「拉取」模式变成了「推送」模式,大大减少了工作量,非常爽。

目前来说其他功能用得还不多,因为我们重点的翻译工作是在本地完成,线上主要用来收集信息。

5. 说到机器人这个话题,你们在日常工作当中会使用机器人来完成哪些任务呢?

上一个问题提到的机器人是一个例子,此外我们还有许多机器人,比如:记录新文章、检测是否重复翻译、推送邮件发送状态、推送文章发布状态。基本上能自动化的工作都自动化了,非常方便。

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工作」才需要效率工具,我们同样欢迎并且已经有许多兴趣组织在 BearyChat 上创建了属于他们的团队。我们非常高兴能为大家的技术分享、技能教学、论文修改等等提供服务,可以在我们的官网上直接创建或开启你的团队,也可以点击加入 feedback 或邮件至 support@bearyinnovative.com 获取我们的帮助。

如果你有和 BearyChat 有关的故事希望能与大家一起分享,也欢迎通过以上或微博微信的方式与我们取得联系。

希望 BearyChat 能够帮助更多人快速开启高效的团队沟通:)

单车电影团队:一群疯狂的人和一个电影理想国

随着熊组回访活动的继续展开,我们也接触到了更多不同领域内的 BearyChat 用户团队,希望每一个故事都能为大家带来一些参考,一起把更多的好工具引入到我们的日常工作当中,让工具帮助工作,更好的梳理流程,提高效率。

中秋加国庆假期前,熊组回访了我们的又一支活跃团队,感谢单车电影的研发工程师 Villins,百忙之中和我们分享有关单车电影团队,一群疯狂的人和一个电影理想国的故事。

单车电影 是一个一站式的电影票务服务平台。与国内大票务系统对接,并通过与各大院线及发行方建立深入合作的方式,单车电影能够帮助用户在网页及移动端上完成购票及选座的操作。同时,单车电影还希望能够结合中国电影消费群体的格调需求,第一时间为大家推送全球电影资讯及相关信息,希望通过建立一个电影理想国的方式,影响前沿消费趋势,为更多电影爱好者带来更好的电影服务。

让电影的理想主义真实的影响我们的生活。

单车电影团队现在已经有四十多位成员,除少数几位在深圳远程外,大多成员都在广州办公。有关单车电影团队的工作工具和工作流程,我们还是一起来聊一聊,听一听 Villins 是怎么说的:)

熊组:首先提一个问题,你们比较喜欢什么样的工作环境?

Villins:就我个人而言,其实比较喜欢在开放又安静的环境工作,不过这貌似有点难。

熊组:是从什么渠道了解到 BearyChat 的呢,从了解到使用,这中间有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分享一下?

Villins:我第一次知道 BearyChat 是通过豆瓣友邻的广播。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单车电影团队人还比较少,大家在座位上就可以沟通讨论,后来慢慢人多了起来,就开始使用团队协作工具跟 QQ。

在使用 BearyChat 之前,我们主要是在团队协作工具上面针对各自的任务进行沟通,以及在 QQ 上使用多人讨论组进行讨论。但是 QQ 太重了,个人、讨论群、讨论组,各种弹窗应接不暇,这让人很难专心于工作。另外,还有信息本地保存的问题,不能多端同步也让人很头疼。

其实我们选择这些工具主要的基准都一样——提高工作效率。所以选择 BearyChat 的时候还是综合考虑了不少因素。

熊组:那么现在在 BearyChat 当中,单车电影团队一般是怎么划分讨论组的呢,有没有比较有意思的讨论组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Villins:我们主要是以项目、大版本、大功能和技术学习来拆分的。我们主要以考虑工作为主,尽量不打扰他人工作,目的性会比较强一些。

熊组:这样的话,大家是更习惯在公共频道沟通,还是喜欢 P2P 的沟通呢?

Villins:因为我们将 BearyChat 用作工作沟通,所以大家很多时候还是在相关的讨论组里沟通的。我自己的话倒是 p2p 比较多,因为要找人算帐,哈哈~

熊组:再问一个有关于机器人的问题,你们日常大致的工作流程是怎么样的,BearyChat 在你们的工作当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有没有特别喜欢的,或者团队自己写的机器人在 BearyChat 中运作呀?

Villins:我们团队工作使用的工具有如下:团队协作 Worktile,团队沟通 BearyChat,代码管理 Gitlab,性能监测 New Relic,内测托管 FIR.im。 BearyChat 类似通知中心,无论是人,还是各种 hook 的通知,比如前面说过的 gitlab、FIR.im 等,也有有自己写的机器人在运作,应用的错误提醒,还有部署通知之类的。

熊组:对 BearyChat 有没有什么期待,意见或者建议呢?

Villins:希望 BearyChat 越来越完善、健壮,继续挖掘更好的产品,和更多的用户一起走下去。

熊组:哇哦,谢谢!

最后问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能不能分享一件生活当中最喜欢的事物,可以是书籍、运动、城市或者其他能想到的一切^^

Villins:《Ruby 元编程》和篮球,工作生活两不误^^

「工作生活两不误」,这也是我们一直在追求的境界。

不断的提高工作效率,除了「推动生产力的发展」之类高大上的目标,也为了能留出相对更宽裕的个人时间,去做一些我们感兴趣,又很想做的事。

祝所有人都能工作生活两不误。

也提前祝所有人,阖家幸福,节日快乐^^

连线云集,一群有想法的年轻人和他们的工作工具

九月初短暂的假期结束后,熊组的活跃团队访谈活动依旧继续,这一次,我们通过线上访问的方式连线一支青春朝气的团队,和一群有想法的年轻人一起,分享关于他们的产品「云集」和 BearyChat 的故事。

很高兴能够邀请到云集的 CEO 熊珺睿接受我们的采访。

「云集」是一个更干净的手机浏览器,让网页像 app 一样精美,同时支持将不同的网页应用组合成「云任务」。

在这里可以体验云集:http://yunji.one/ 探索网络世界的最佳工具。

BearyChat:Hi,介绍一下你们的团队吧,也非常欢迎各种和你们产品或团队相关的有意思的分享:)

熊珺睿:我们是一个比较纯正的大学生创业团队,11 个团队成员中有 10 个今年大四,包括我自己,团队平均年龄 21 岁。去年 9 月份,彼时的「云集浏览器」还叫做「LydiaBox」,我们获得了 IDG 校园创业大赛第一名,拿了 15 万奖金,之后就成立了公司来做这个事情。但由于没有经验,其实直到 12 月 1 日才正式拿到营业执照。当然,现在的产品和那个时候比已经很不一样了。

BearyChat:潜力无限的团队^^ 在使用 BearyChat 之前,主要用什么方式进行团队沟通呢?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回忆一下当时在团队沟通这方面的需求点都有什么?

熊珺睿:我们最早使用的是 Slack,因为一些众所周知又无可奈何的原因,不得不放弃使用。后来使用了 Telegram,因为一些众所周知又无可奈何的原因,又不得不放弃使用。

其实我们就是需要一个稳健的系统,毕竟如果它挂了的话,会增加我们的工作成本。

BearyChat:能不能分享一下选择 BearyChat 时的故事呢?

熊珺睿:当时我在几个 Slack-like 产品里面选,我的 Node 同事推荐了 BearyChat,我选择相信队友,所以我们也没有再考虑使用其他沟通工具。

BearyChat:聊到这里,如果可以的话,也想请你分享一下云集团队常用的工作工具和日常的工作流程。

熊珺睿:要说团队的 tools stack 的话,我们使用 Tower 管理项目,使用 Crashlytics 收集崩溃,使用 LeanCloud 降低开发成本,使用 Coding 托管代码,使用 Sketch 进行矢量设计,使用 Principle 进行原型设计。所幸 BearyChat 都能够 Connect 这些服务,极大地提高了我们的工作效率。体会的话,我觉得工具虽好,使用工具的姿势和使用工具的人更重要一些。**

BearyChat:那么在工作当中,BearyChat 主要是一个什么角色?有没有特别喜欢的,或是团队内自己写的机器人在运作呢?

熊珺睿:BearyChat 是一个类似信息枢纽的东西。啊,原来可以自己写机器人啊!

BearyChat:哈哈,当然可以。也借这里再打一下广告,除了已集成机器人外,我们也预留了两个自定义机器人 Incoming 和 Outgoing,可以用来做一些更团队个性化的事情,配置可以参考文档 https://bearychat.kf5.com/posts/view/26755/ ,欢迎来玩~

最后,也想请问一下,对 BearyChat 有没有什么期待,意见或者建议呢?

熊珺睿:期待 BearyChat 能在下个版本解决长连接不够稳定、文件传送的便捷性和消息推送等问题,另外希望能有投票功能,因为工作当中我们有时候需要做「少数服从多数」的决策。

BearyChat:反馈都记下了,长连接和推送的问题也都在处理当中,有进展会及时推送给大家。投票功能近期呼声不低呀,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会考虑在近期优先实现这一部分:)

再次感谢珺睿,也谢谢云集团队,祝你们也越来越好。

「让工具帮助工作」。

我们期望能有更多关于团队工具和团队工作的故事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们你团队与 BearyChat 的故事,欢迎通过任何你感觉方便的方式和我们联系:)

回访 LeanCloud,当我们讨论 BearyChat 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些什么

转眼我们的访谈计划马上就要迈进持续的第四个月了,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回访了风格各异的几支用户团队,收获和分享了一些不同而有趣的故事。

而这些故事仍在继续当中。

从 2014 年 Alpha 测试初始即开始使用 BearyChat 的 LeanCloud 团队是我熊的又一支早期用户团队,在过去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十分感谢 LeanCloud 团队提供了许多意义非常的意见和建议,这一次,我们终于又有机会一起坐下来聊一聊,讲一讲使用 BearyChat 的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与我们有关的一些好玩的事:)

再介绍一遍业界赞誉颇高的 LeanCloud:他们是加速应用开发的一站式解决方案,提供数据存储、实时消息和推送、统计分析等服务,全面涵盖应用开发的需求,并支持 iOS、Android、WP、Web 等多个平台,有效帮助开发者摆脱繁重的后端开发负担,最大限度地缩短开发周期和加快迭代速度。目前已经累计近四万应用,包括国内很多中大型的商业应用和不少知名的初创企业都在使用他们的服务。

https://leancloud.cn/

「Build better apps, faster」,为开发加速^^

感谢 LeanCloud CEO,人气爆棚的江宏博士接受我们的这一次回访。

熊组:我们依旧从介绍团队开始吧,LeanCloud 团队现在大概是一个什么规模和协作模式呢?

江宏:我们现在 29 位同事,大概 20 人 base 在北京,另外有几位同学在昆山办公。你们应该也是北京深圳两地办公,也比较有远程的经验吧。

熊组:还是晨会、线上交流和成员的自我管理相互作用。其实我们也比较好奇,LeanCloud 团队通常情况下会怎么使用 BearyChat?

江宏:和之前用 HipChat 用 Slack 其实差不多,大致也是按照项目和按照人员职能分组,然后会启用一些机器人。

熊组:哪方面的机器人会比较多呢?

江宏:我们现在一共启用了 27 个机器人,开个玩笑来说我们是「人」和「机器人」几乎等多的团队。机器人主要还是开发的同学的使用需求会多一些,比如 Git 相关的和异常收集等,另外,我们也接入了我们自己的工单系统,用来及时收取信息,帮助用户解决一些问题。

熊组:在使用的过程当中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江宏:我们主要还是将 BearyChat 用作工作沟通工具,不过可以看一下我们的分组。有一个小组名字叫做「不要有消息」,里面主要是一个异常反馈机器人在自动工作,发送报错消息——事实上,我们比较希望它永远不要发消息。这也算是一种冷幽默吧。

熊组:必须算。其实我们也非常感谢 LeanCloud 的朋友们从 BearyChat 非常简朴的初期版本一直支持我们逐渐迭代到现在,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发展是否符合大家的预期,能不能也请问一下对 BearyChat 的期待呢?

江宏:嗯,希望你们更加完善和稳定,继续用产品和服务来证明 BearyChat 的确是一个值得鼓励和支持的好工具,会有更多的团队和你们一起走下去。

熊组:满满的都是鼓励,非常感谢。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希望 BearyChat 能够成为贯穿大家日常工作使用工具的桥梁,真正的帮所有的使用团队提升工作效率。说到这里我们也还有一个问题,能不能再给大家分享一个好用的效率工具呢?

江宏:像是 Trello 这款产品大家其实也比较熟悉了,我们就简单的分享一个使用场景吧。在招聘的过程中,其实我们也可以调用 Trello 的 API 来做一些事情,比如说把收到的简历自动打到 Trello 中,在相应的 board 中,摘取姓名、履历等相关信息自动建立一个个人的 card,通过管理「简历」、「电话面试」、「面谈」、「offer」等相应的 board,相关的同事就可以简单明晰的去跟进相对应的招聘流程,相对来说就简化了很多工作。

熊组:酷。很多工具有很多个性化的玩法等待大家发现,BearyChat 也会有各种各样个性化的使用方式,也希望以后会有更多的团队来一起分享。谢谢江博士,也谢谢 LeanCloud:)

当我们讨论 BearyChat 的时候,除了 BearyChat 本身,我们也希望还会谈论到「工具改变工作」。

当我们把更多「可用」且「好用」的工具串联起来,希望我们就能真的改变工作,过有效率的生活~

回访 deepin,一支专注于「造轮子」的团队

作为国内最大的开源极客集散中心(deepin.org), deepin 专注于构建 Linux 生态圈。

本周熊组继续开启用户访谈,这一次让我们把活动的半径拓展得更宽阔一些,听一听来自武汉的 deepin 团队,讲一讲他们的,我们的故事。

熊组:我们的用户当中应该也有不少是你们的用户,所以我们也都很感兴趣,能不能请你们讲一讲专注于 Linux 系统的初衷?

王勇:我们从创业开始一直在开发各种 Linux 应用、桌面环境以及和其他软件厂商联合开发各种应用。 

在开源圈里面一直流行着一句话「不要重复造轮子」,这也是很多纯粹的开源技术 Geek 嘲笑 deepin 团队的「最佳武器」,但是我们每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机都会更加兴奋,然后拼命的「造轮子」,因为我们相信 Linux 极客圈一直都是骑着方轮子然后阿 Q 式的自我满足 Linux 系统中各种被虐:)

熊组:听说你们对团队沟通工具的使用历史可以用五个字总结,「不折腾会死」,可以也介绍一下吗?

王勇:对,「不折腾会死」。我们的感觉就是团队内部的 IM 工具也像我们做操作系统一样,就是「不折腾会死」这几个字。

最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只有十几个人,那时候「最佳」的聊天工具就是「吆喝」,就像现在大家说的靠吼。有了新进展的时候我们就兴奋的怪叫一声,大家可以脑补一下半夜狼嚎的画面,其实也挺有趣的。团队小的时候不需要任何 IM 沟通工具,当面沟通,边打桌上足球边「报复」别人是团队最有效的沟通方式,比如工作上搞不赢你就在桌上足球上使劲虐你,打断你的「腿」这一种。

团队持续了 2 年的 30 人的规模,我们很长时间都在「人肉路由器」的模式下工作,依然是当面沟通,但是需要几个工作狂每天如风般的抱着笔记本到处当传话筒。那时候一年并行十几个项目,各种需求,各种吵架,在最累的时候幸运的选择了 Tower,Tower 超级简单和开放的任务管理模式极大的解放了团队,特别是异步式的沟通能让消息在互通的情况下尽量不要打断工程师的单线程代码流。

解决了异步沟通的需求之后,团队有时候还是需要及时的沟通方式,特别是在我们那些害羞的宅男不好意思跟美女产品经理提问的时候,及时沟通 IM 还是非常关键的。对于一个视开源为圣经的团队,我们果断选择了 Skype,因为 Skype 有 Linux 客户端。Skype 最好的体验就是比较适合手癌患者,写错了可以改。但是有两点最让人崩溃,一是讨论组一旦邀请成员就不能再就人员进行编辑,除非当事人主动退出讨论组,由此造成的大量的临时讨论组对于公司管理而言简直就是灾难;而二来,最让人崩溃的是每次重装 Skype 都要卡好几分钟用于从服务器同步消息,特别是手机客户端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就格外有一种「杀死产品经理」的怨念。

当然,这中间我们也调研了很多 IM 工具,但是大部分 IM 都不能做到全平台覆盖,特别是移动端,因此很难有一款产品能在全公司范围内推广开来。我们在 2014 年把 QQ 移植到 Linux 平台以后,也尝试了一段时间的 QQ,但是 QQ 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交软件,除了新闻和弹窗以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每天各种消息蜂拥而来,让人很难专注于工作的思考。

其实企业内部沟通只要满足几个需求就 OK 了:有基本的通讯录、能够快速建立讨论组、有消息提醒、能够传文件、多平台客户端支持。但是苦于找不到好用的软件,我们甚至有一段时间大家宁愿失联都不愿意上 QQ 了。

熊组:是这之后就选择了 BearyChat 吗,在这中间还有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

王勇:应该可以归结为「偶遇」和「好奇」。

第一次知道 BearyChat 还是在上海参加 Gopher 2015 大会的时候,在会场上遇到了你们的同事在展台做推广,当时看了一下你们的现场演示,第一眼觉得界面和交互很熟悉,感觉和 Slack 比较相似。

当时就感觉这个东西会非常有用。中国现在很多互联网创业公司随着公司业务的发展,都需要购买大量的工具来满足团队之间的沟通,比如 deepin 内部就有企业邮箱、IM 软件、项目管理软件、文档存储、内部知识分享、bug 管理、代码审查、持续集成、产品项目管理、甘特图等等工具。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所有的工具全部都看一遍,把所有的小红点都消灭一遍,而每个工具都有不同的使用场景和习惯,上班的头一两个小时就是先把人极大碎片化变成精神分裂症。但是现在又没有任何一个工具(比如以前很多企业内部开发的 OA 系统)能满足以上所有需求,我们觉得满足所有需求的工具一定和大部分 OA 一样巨复杂巨难用。

熊组:在使用 BearyChat 的过程当中,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王勇: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初步小范围试用时候的一些好玩的事情。

从 Gopher 2015 大会回到武汉以后,我们就开始在公司小范围试用 BearyChat,也是想要看一看实际的使用效果。

deepin 内部大致会和十五种编程语言玩耍。团队内的编程大神们看到机器人功能以后就像看到乐高玩具一样兴奋,试用的第一个星期就已经又一批机器人在内部上架了,10 点钟会告诉你今天武汉的天气,Tower 任务刷屏机器人,给微软小冰穿个猥琐的马甲天天问各种互黑的问题等等。

虽然被机器人信息刷屏有时候也会比较郁闷,但是感觉 BearyChat 让大家更加专注了,最起码不用忍受 QQ 的弹窗了,所以觉得还是很值得在整个团队内尝试推广的。

熊组:我们也非常欢迎大家各种各样不一样的玩法,放心玩,BearyChat 不会那么容易被玩坏的哈哈。那么接下来,你们有什么玩耍的计划可以提前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王勇:未来规划的话,我们希望是「机器人掀翻全世界」。

现在 deepin 一百多名员工已经全部切换到 BearyChat 上来了,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感觉还是非常清爽的。但如果只是把 BearyChat 用作内部 IM 就有点太大材小用了。deepin 内部有一个基础设施团队,我们期望通过开发更多的机器人来把企业内部使用的所有工具都串联起来,完全通过 BearyChat 来做信息中转。以后工作时只需要打开 BearyChat,所有其他系统的状态都有相应的机器人监听,当需要人去处理的时候再提醒 deepiner,可以解放更多的时间,喝咖啡享受更愉快的工作时光。

当然,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机器人还是可控的,完全不用担心黑客帝国会统治我们:)

非常感谢 deepin 和我们一起分享他们的 BearyChat 玩法。对于不同的团队,沟通和使用的需求或许就完全不同,我们也希望通过高度可定制的讨论组模式,机器人选用甚至自定义机器人的设置,来满足不同使用场景下的不同需求。

高效工作,节约生命,享受生活~

以上是我们一以贯之的理念和追求,也非常欢迎大家与我们联系,与所有人分享你团队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