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ughts, stories and ideas.

回访 deepin,一支专注于「造轮子」的团队

作为国内最大的开源极客集散中心(deepin.org), deepin 专注于构建 Linux 生态圈。

本周熊组继续开启用户访谈,这一次让我们把活动的半径拓展得更宽阔一些,听一听来自武汉的 deepin 团队,讲一讲他们的,我们的故事。

熊组:我们的用户当中应该也有不少是你们的用户,所以我们也都很感兴趣,能不能请你们讲一讲专注于 Linux 系统的初衷?

王勇:我们从创业开始一直在开发各种 Linux 应用、桌面环境以及和其他软件厂商联合开发各种应用。 

在开源圈里面一直流行着一句话「不要重复造轮子」,这也是很多纯粹的开源技术 Geek 嘲笑 deepin 团队的「最佳武器」,但是我们每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机都会更加兴奋,然后拼命的「造轮子」,因为我们相信 Linux 极客圈一直都是骑着方轮子然后阿 Q 式的自我满足 Linux 系统中各种被虐:)

熊组:听说你们对团队沟通工具的使用历史可以用五个字总结,「不折腾会死」,可以也介绍一下吗?

王勇:对,「不折腾会死」。我们的感觉就是团队内部的 IM 工具也像我们做操作系统一样,就是「不折腾会死」这几个字。

最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只有十几个人,那时候「最佳」的聊天工具就是「吆喝」,就像现在大家说的靠吼。有了新进展的时候我们就兴奋的怪叫一声,大家可以脑补一下半夜狼嚎的画面,其实也挺有趣的。团队小的时候不需要任何 IM 沟通工具,当面沟通,边打桌上足球边「报复」别人是团队最有效的沟通方式,比如工作上搞不赢你就在桌上足球上使劲虐你,打断你的「腿」这一种。

团队持续了 2 年的 30 人的规模,我们很长时间都在「人肉路由器」的模式下工作,依然是当面沟通,但是需要几个工作狂每天如风般的抱着笔记本到处当传话筒。那时候一年并行十几个项目,各种需求,各种吵架,在最累的时候幸运的选择了 Tower,Tower 超级简单和开放的任务管理模式极大的解放了团队,特别是异步式的沟通能让消息在互通的情况下尽量不要打断工程师的单线程代码流。

解决了异步沟通的需求之后,团队有时候还是需要及时的沟通方式,特别是在我们那些害羞的宅男不好意思跟美女产品经理提问的时候,及时沟通 IM 还是非常关键的。对于一个视开源为圣经的团队,我们果断选择了 Skype,因为 Skype 有 Linux 客户端。Skype 最好的体验就是比较适合手癌患者,写错了可以改。但是有两点最让人崩溃,一是讨论组一旦邀请成员就不能再就人员进行编辑,除非当事人主动退出讨论组,由此造成的大量的临时讨论组对于公司管理而言简直就是灾难;而二来,最让人崩溃的是每次重装 Skype 都要卡好几分钟用于从服务器同步消息,特别是手机客户端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就格外有一种「杀死产品经理」的怨念。

当然,这中间我们也调研了很多 IM 工具,但是大部分 IM 都不能做到全平台覆盖,特别是移动端,因此很难有一款产品能在全公司范围内推广开来。我们在 2014 年把 QQ 移植到 Linux 平台以后,也尝试了一段时间的 QQ,但是 QQ 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交软件,除了新闻和弹窗以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每天各种消息蜂拥而来,让人很难专注于工作的思考。

其实企业内部沟通只要满足几个需求就 OK 了:有基本的通讯录、能够快速建立讨论组、有消息提醒、能够传文件、多平台客户端支持。但是苦于找不到好用的软件,我们甚至有一段时间大家宁愿失联都不愿意上 QQ 了。

熊组:是这之后就选择了 BearyChat 吗,在这中间还有没有什么故事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

王勇:应该可以归结为「偶遇」和「好奇」。

第一次知道 BearyChat 还是在上海参加 Gopher 2015 大会的时候,在会场上遇到了你们的同事在展台做推广,当时看了一下你们的现场演示,第一眼觉得界面和交互很熟悉,感觉和 Slack 比较相似。

当时就感觉这个东西会非常有用。中国现在很多互联网创业公司随着公司业务的发展,都需要购买大量的工具来满足团队之间的沟通,比如 deepin 内部就有企业邮箱、IM 软件、项目管理软件、文档存储、内部知识分享、bug 管理、代码审查、持续集成、产品项目管理、甘特图等等工具。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所有的工具全部都看一遍,把所有的小红点都消灭一遍,而每个工具都有不同的使用场景和习惯,上班的头一两个小时就是先把人极大碎片化变成精神分裂症。但是现在又没有任何一个工具(比如以前很多企业内部开发的 OA 系统)能满足以上所有需求,我们觉得满足所有需求的工具一定和大部分 OA 一样巨复杂巨难用。

熊组:在使用 BearyChat 的过程当中,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王勇: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初步小范围试用时候的一些好玩的事情。

从 Gopher 2015 大会回到武汉以后,我们就开始在公司小范围试用 BearyChat,也是想要看一看实际的使用效果。

deepin 内部大致会和十五种编程语言玩耍。团队内的编程大神们看到机器人功能以后就像看到乐高玩具一样兴奋,试用的第一个星期就已经又一批机器人在内部上架了,10 点钟会告诉你今天武汉的天气,Tower 任务刷屏机器人,给微软小冰穿个猥琐的马甲天天问各种互黑的问题等等。

虽然被机器人信息刷屏有时候也会比较郁闷,但是感觉 BearyChat 让大家更加专注了,最起码不用忍受 QQ 的弹窗了,所以觉得还是很值得在整个团队内尝试推广的。

熊组:我们也非常欢迎大家各种各样不一样的玩法,放心玩,BearyChat 不会那么容易被玩坏的哈哈。那么接下来,你们有什么玩耍的计划可以提前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王勇:未来规划的话,我们希望是「机器人掀翻全世界」。

现在 deepin 一百多名员工已经全部切换到 BearyChat 上来了,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感觉还是非常清爽的。但如果只是把 BearyChat 用作内部 IM 就有点太大材小用了。deepin 内部有一个基础设施团队,我们期望通过开发更多的机器人来把企业内部使用的所有工具都串联起来,完全通过 BearyChat 来做信息中转。以后工作时只需要打开 BearyChat,所有其他系统的状态都有相应的机器人监听,当需要人去处理的时候再提醒 deepiner,可以解放更多的时间,喝咖啡享受更愉快的工作时光。

当然,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机器人还是可控的,完全不用担心黑客帝国会统治我们:)

非常感谢 deepin 和我们一起分享他们的 BearyChat 玩法。对于不同的团队,沟通和使用的需求或许就完全不同,我们也希望通过高度可定制的讨论组模式,机器人选用甚至自定义机器人的设置,来满足不同使用场景下的不同需求。

高效工作,节约生命,享受生活~

以上是我们一以贯之的理念和追求,也非常欢迎大家与我们联系,与所有人分享你团队的故事:)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